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79|回复: 3

[學者專題] 金岳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1 23: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K6 \& H" t  s0 d- i) z* l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c1 R1 f) ~3 u6 o2 ?' @- v3 ~
timgIDV3CS0F.jpg
. t6 v; @/ S7 H& R; o- |
2 i6 g' h3 c# ^) p9 u3 ?- }
* K5 v& J* {* E+ T9 O: ]) B: R: O: _

, L) s$ F8 l/ W7 U金岳霖(1895~1984)" x6 ]- t3 R( q2 _/ _; {

% [1 b2 W1 R( |
$ M/ \: ]! F+ V+ d& p5 r2 j: c" I【金岳霖传略】
( k) v3 N4 A1 M( s9 {  中国现代哲学家、逻辑学家。字龙荪。浙江诸暨人士,生于湖南长沙。金岳霖是中国20世纪著名的哲学家和逻辑学家,杰出的教育家,为中国第一批院士。
6 R% t! k7 P4 L  1911年入北京清华学堂,1914~1921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政治学,获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之后在英、德、法等国留学和从事研究工作。1925年回国,1926年在北京清华大学任教授,创办清华大学哲学系。以后任西南联大哲学系教授、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和文学院院长、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和系主任、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和副所长。1954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1979年被选为中国逻辑学会会长。1953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曾任中央委员、中央常委。: S  k) C8 v% U$ A* s
  从事哲学和逻辑学的教学、研究和组织领导工作,是最早把现代逻辑系统地介绍到中国来的逻辑学家之一。把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相结合,建立了独特的哲学体系。培养了一大批有较高素养的哲学和逻辑学专门人才。现设立有金岳霖学术基金会。$ k, _8 x5 l% y0 m
  张申府先生曾经提出:“在中国哲学界,以金岳霖先生为第一人”。王浩、冯契、沈有鼎、殷海光等著名学者皆出于金岳霖门下。
- h5 G: W1 L7 `$ a8 R, |0 ]6 X  著有:《逻辑》、《论道》和《知识论》。 其中《论道》,其原创性思想之丰富,在中国现代哲学中罕见其匹,被贺麟称为“一本最有独创性的玄学著作”。
4 q* [& A4 v1 j- h  而《知识论》更在中国哲学史上首次构建了完整的知识论体系。
% A9 N% L7 I8 s; B6 o9 m  关于《认识论》,金岳霖曾经说过:这本《知识论》是一本多灾多难的书。抗战期间,我在昆明时已经把它写完了。有一次空袭警报,我把稿子包好,跑到昆明北边的蛇山躲着,自己就席地坐在稿子上。警报解除后,我站起来就走。等到我记起时,返回去稿子已经没有了。这是几十万字的书,重写并不容易。可是,得重写。《知识论》是我花精力最多、时间最长的一本书!

& t6 y$ {* G- f: \0 h4 z5 N# j
1 y: w! X. c5 _$ Z3 f6 p " y# \/ u( i. ?) P' T9 J
【生平年表】6 K0 C' i# a' l
  1895年,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2 H% V& R: p7 _
  1911年,考入清华学堂;4 R! ], g3 F7 ~# N/ e9 Z) `+ `
  1920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1 k2 w4 ^6 {' u, S. ~+ a) {
  1921年,到英国学习,在伦敦大学经济学院听课;
2 x7 r, j$ J" f" G6 `  1926-1929年,清华聘请金岳霖讲授逻辑学。秋,创办清华大学哲学系,任教授兼系主任;
! n1 k5 J1 u1 V, @6 D9 k  1936年,《逻辑》一书由商务印书馆列入“大学丛书”出版;1 }0 O' T# S3 l3 b4 ?8 s
  1938年,西南联大成立,金岳霖任联大文学院心理学系教授兼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
! \- n) I" X' s/ j  1940年,《论道》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获最佳学术著作评选二等奖;
2 z$ u  N9 c# D  194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
% _8 K  L2 C7 J# ]8 e9 [  1950年,任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 N/ l7 G& m* C* {4 |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全国6所大学哲学系合并为北京大学哲学系,金岳霖任系主任;6 \1 ~2 n/ I( ?- d2 l& k7 G% }
  1955年,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学部成立,金岳霖任学部委员。9月底,任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兼逻辑研究组组长;! w' F# J% q' Q
  1965年,《罗素哲学批判》一书完稿;- F4 z4 m7 v9 N. o" O1 Z
  1977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所长兼研究室主任;( g( G, O/ L+ C; {/ S
  198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举行“金岳霖同志从事哲学、逻辑学教学和研究工作五十六周年庆祝会”;! u9 ~% y- \4 X% b! x& Q
  1983年,《知识论》一书时隔40余年,终于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3 P5 {: i* ~$ O  m3 D6 t* L
  1984年10月19日,金岳霖在北京寓所逝世,享年90岁。

: e8 f  }1 _: o1 }4 j7 o; y9 Y6 k' w1 h
[ 本帖最后由 国学 于 2008-12-24 16:07 编辑 ]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4 16: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思想简介】
4 ^/ N- y+ N# a6 A  金岳霖先生是第一个运用西方哲学的方法,融会中国哲学的精神,建立自己哲学体系的中国哲学家。他创建的哲学体系,其中包括本体论和知识论。《论道》一书是他的本体论;《知识论》一书是他的知识论,即通常所说的认识论。他的知识论是以他的本体论为基础的。这个哲学体系,不仅是近代的,而且也是民族的。在今天新的历史条件下,金岳霖先生走过的哲学之路及其创建的哲学体系,为我们研究中国哲学,推进和发展中国哲学,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1 F  ?/ |7 I; ^$ `/ r: t% \  金岳霖先生最早把现代逻辑系统地介绍到中国;他深入研究了逻辑哲学,并把逻辑分析方法应用于哲学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金先生认为,“各种学问都有它自己的系统”,“既为系统,就不能离开逻辑”。就是说,各门学问要系统化,都必须运用逻辑工具。哲学这个学问也不例外,如果要精确化和系统化,也必须完善和发展逻辑工具。金岳霖先生本人的哲学就以细密的逻辑分析见长,他的著作具有精深分析和严密论证的特色,形成一种独特的严谨学风。
7 }5 g; X: S9 i' R- W! X  在哲学本体论方面,他提出了“道”、“式”、“能”三个基本哲学范畴,认为个别事物都具有许多殊相,而殊相表现共相。个别事物还具有一种不是殊相和共相的因素,这就是能。那些可以有能但不必有能的“样式”就是可能。由所有可能构成的析取就是式。他认为,能出入于式中的可能是事物的变动生灭乃至整个现实世界的过程和规律,也就是道。
: f: S5 A# E3 }8 X$ |. s# B  《论道》是金岳霖教授在抗日战争期间完成的一部重要著作,是中国现代哲学中系统最完备,最富有创造性的本体论专著。书中以道,式,能为基本范畴,采用逻辑学书写形式,每一条都是一个逻辑命题,通过纯逻辑的推演建构出独特的本体论。这本书的问世使中国学术史产生了方法论上的革命,在重感悟而轻逻辑的中国文化圈中有划时代的意义。本书充分体现了金岳霖中西合璧的著述风格,他用中国传统哲学中的最高概念“道”将“式”、“能”统括起来,成为他的哲学的“最上的概念”,“最高的境界”。书中大量采用无极、太极、理、势、体、用、几、数等中国传统哲学术语,并有意使用很多中国传统哲学命题,但赋予新解。
: S0 G" t( j9 e1 o  在认识论方面,金岳霖肯定有独立于认识主体的本然世界。在其中,一方面有个别事物的变动生灭,另一方面有普遍共相的关联。认识主体通过他的认识活动就可获得许多关于本然世界的意念、概念、意思和命题。认识主体同时又应用他已获得的意念、概念、意思与命题去规范和指导他对本然世界的认识。金岳霖认为,认识有一发展过程,但本然世界是可以认识的。
) f- v1 u0 h0 f% a  金岳霖曾经说过:知识论是甚么似乎是一非常之容易回答的问题,它是以知识为对象而作理论的陈述底学问。它是学问,它有对象,有某某套的问题,对于每一套的问题,历来研究这门学问的人也有某某套的答案,而这些答案底综合成一理论的系统。它与别的学问底分别下节即提出讨论。知识论既以知识为对象,最重要的问题当然是知识究竟是甚么。可是对于这一问题我们现在无从答复,知识论之所以仍称“论”者也许是因为对于这一问题底答案即整部的知识论。
* k; q, T8 _3 J7 N
) N, ]2 x4 y# R' [( A
《金岳霖学术思想评传》* l0 A+ |( m/ \& T

) e6 n% R' H2 y, j4 \; _/ e( J/ l. ?  一般人往往把哲学家视之为“好高骛远”、“不近人情”或者“奇怪的”人,因而难免对他们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对金岳霖来说,他的确“好高骛远”。他神驰“云端”,漫游在无限的“真际”之中,不着有限的“边界”。但他却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他脚踏“实地”,生活在“有形”的世界中。他对生活有着特别的感受力,过着一种比常人甚至还要“具体”的生活。云南的“斗鸡”与他共餐,北京的大“蛐蛐”伴他入梦;他与童稚无邪的小孩在一起玩得乐不可支,“各路好汉”都是他家“星六聚会”的座上客。他的幽默,令四座击掌称妙;其“忘我”境界,更使人传为旷达。
: x7 k" F9 B1 N+ I  如果我们用一句话来概括金岳霖的一切,也许可以说是:地上生活浪漫情,云端分析理性魂。
* L7 p! |1 W& ?  L; p  目录:
: S, A9 u4 V/ y8 Q  二十世纪中国学术概论(代序言)! c$ g' X* k4 E4 A7 o3 R! [8 N
  导言
. W; ?: z- r! \  第一章 学思历程及其渊源, v$ o6 s: O. t! M& `! F) i
  一 少年时代. F. e$ L. R  y7 u& V9 r7 P
  二 求学域外
% [# I# W0 n4 r0 V, {* w. e  三 大学讲坛与哲学创建$ N  S* f3 {# E$ v$ T% [
  四 学术思想转向9 S+ W0 t1 Z9 K
  第二章 形而上学体系$ v$ Z3 W' o% a7 c/ ?
  一 哲学与形而上学! ~; m: q, q# {- ~+ `
  二 存在本根$ ^! L1 c" H& d" s) m
  三 大化流行2 c9 U0 Q* ^4 ^( {  D
  四 理则秩序9 _0 p* v' R7 N6 e
  五 终极理想
- `* G  u. W$ J  O1 P6 _  第三章 知识论体系
& f! l. i" ~1 |3 F  一 知识论相关问题
2 B3 H1 S3 c$ B$ U  二 知识论出发点的预设# c7 W/ Y7 o2 t1 k5 E% t
  三 知识材料的获得
& B3 Y1 \+ v6 g) C0 j  四 认知与命题和真" V+ P/ D; n/ K4 j# N3 c
  五 归纳原则论4 G7 B8 T- ?) }; ], _2 c
  六 事实理论+ W6 W3 S$ X8 T
  第四章 逻辑思想( r* ~9 T* J. l6 r' }
  一 逻辑范畴思想
6 Y$ e$ v- l1 B! z- ^+ ^9 X7 T5 a  二 逻辑哲学思想) C5 z( i2 I; r7 ^: Q
  第五章 罗素哲学分析批判
2 V3 ?- Y+ `  G5 b( U  一 罗素形式逻辑思想判析
5 h1 B0 A* N5 E' ^/ r  二 罗素感觉材料论的判析- I% w7 |" G) X. F4 Z: B
  结束语 研究与评价
9 y4 e7 F# `/ ?' Q' w- Q  一 历史回顾4 F$ S, v3 w* |0 ~# s
  二 历史位置& y, B! S9 ^; }/ s
  附录
" }+ K2 A! R: A8 m  金岳霖年谱简编3 N- k" g5 V) C3 |
  金岳霖学术思想研究主要论著目录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4 16: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所用金岳霖先生著述资料】不断添加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4 16: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人纪念】& G4 {" ?7 n6 u* i

- j% f- d1 I' V" B
金岳霖先生 * H6 {7 Z+ Q8 p# |2 r
作者:汪曾祺
  西南联大有许多很有趣的教授,金岳霖先生是其中的一位。金先生是我的老师沈从文先生的好朋友。沈先生当面和背后都称他为“老金”。大概时常来往的熟朋友都这样称呼他。 3 W1 @9 S$ h$ |% C$ A3 h/ w- k* K
   关于金先生的事,有一些是沈先生告诉我的。我在《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一文中提到过金先生。有些事情在那篇文章里没有写进,觉得还应该写一写。
# I; _" j; s7 w2 Z, k   金先生的样子有点怪。他常年戴着一顶呢帽,进教室也不脱下。每一学年开始,给新的一班学生上课,他的第一句话总是:“我的眼睛有毛病,不能摘帽子,并不是对你们不尊重,请原谅。”他的眼睛有什么病,我不知道,只知道怕阳光。
4 n8 G2 E! Z# h  _; H+ V: v   因此他的呢帽的前檐压得比较低,脑袋总是微微地仰着。他后来配了一副眼镜,这副眼镜一只的镜片是白的,一只是黑的。这就更怪了。后来在美国讲学期间把眼睛治好了,——
; f8 k2 u/ U3 J! L! y& G1 m( {   好一些,眼镜也换了,但那微微仰着脑袋的姿态一直还没有改变。他身材相当高大,经常穿一件烟草黄色的麂皮夹克,天冷了就在里面围一条很长的驼色的羊绒围巾。联大的教授穿衣服是各色各样的。闻一多先生有一阵穿一件式样过时的灰色旧夹袍,是一个亲戚送给他的,领子很高,袖口极窄。联大有一次在龙云的长子、蒋介石的干儿子龙绳武家里开校友会,——龙云的长媳是清华校友,闻先生在会上大骂“蒋介石,王八蛋!混蛋!”那天穿的就是这件高领窄袖的旧夹袍。
! Q) N, q1 u  l5 V- Y! x) e7 Z   朱自清先生有一阵披着一件云南赶马人穿的蓝色毡子的一口钟。除了体育教员,教授里穿夹克的,好像只有金先生一个人。他的眼神即使是到美国治了后也还是不大好,走起路来有点深一脚浅一脚。他就这样穿着黄夹克,微仰着脑袋,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联大新校舍的一条土路上走着。
" e9 y1 a" G/ L3 B# l) k) b6 X   金先生教逻辑。逻辑是西南联大规定文学院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班上学生很多,上课在大教室,坐得满满的。在中学里没有听说有逻辑这门学问,大一的学生对这课很有兴趣。金先生上课有时要提问,那么多的学生,他不能都叫得上名字来,——联大是没有点名册的,他有时一上课就宣布: 6 V, P  k) \( H" B
   “今天,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回答问题。”于是所有穿红衣的女同学就都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那时联大女生在蓝阴丹士林旗袍外面套一件红毛衣成了一种风气。——穿蓝毛衣、黄毛衣的极少。问题回答得流利清楚,也是件出风头的事。金先生很注意地听着,完了,说:“Yes!请坐!”
6 e3 K4 N( v- D" M+ O* |   学生也可以提出问题,请金先生解答。学生提的问题深浅不一,金先生有问必答,很耐心。有一个华侨同学叫林国达,操广东普通话,最爱提问题,问题大都奇奇怪怪。他大概觉得逻辑这门学问是挺“玄”的,应该提点怪问题。有一次他又站起来提了一个怪问题,金先生想了一想,说:“林国达同学,我问你一个问题:‘Mr.林国达is perpenticular to the blackboard(林国达君垂直于黑板),这什么意思?” # N# _$ h4 f, y! p2 x0 f
   林国达傻了。林国达当然无法垂直于黑板,但这句话在逻辑上没有错误。
2 L0 ^8 W- q/ g( D- r   林国达游泳淹死了。金先生上课,说:“林国达死了,很不幸。”这一堂课,金先生一直没有笑容。
  I- V9 `# O( R& t0 X1 a$ l   有一个同学,大概是陈蕴珍,即萧珊,曾问过金先生: 8 @9 [) e4 }! j: M0 K6 a
   “您为什么要搞逻辑?”逻辑课的前一半讲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结论、周延、不周延、归纳、演绎……还比较有意思。
2 M2 n6 e4 ?8 c% z: f   后半部全是符号,简直像高等数学。她的意思是:这种学问多么枯燥!金先生的回答是:“我觉得它很好玩。”
% N2 L$ c7 E+ c! u. @% x4 X   除了文学院大一学生必修逻辑,金先生还开了一门“符号逻辑”,是选修课。这门学问对我来说简直是天书。选这门课的人很少,教室里只有几个人。学生里最突出的是王浩。金先生讲着讲着,有时会停下来,问:“王浩,你以为如何?”这堂课就成了他们师生二人的对话。王浩现在在美国。前些年写了一篇关于金先生的较长的文章,大概是论金先生之学的,我没有见到。 $ |. b  _) r" c  d/ E5 |
   王浩和我是相当熟的。他有个要好的朋友王景鹤,和我同在昆明黄土坡一个中学教学,王浩常来玩。来了,常打篮球。大都是吃了午饭就打。王浩管吃了饭就打球叫“练盲肠”。王浩的相貌颇“土”,脑袋很大,剪了一个光头,—— * Q: z8 N* w$ N
   联大同学剪光头的很少,说话带山东口音。他现在成了洋人——美籍华人,国际知名的学者,我实在想象不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前年他回国讲学,托一个同学要我给他画一张画。
' F2 h9 h1 O3 G. B/ Z' Y, l. \   我给他画了几个青头菌、牛肝菌,一根大葱,两头蒜,还有一块很大的宣威火腿。——火腿是很少入画的。我在画上题了几句话,有一句是“以慰王浩异国乡情”。王浩的学问,原来是师承金先生的。一个人一生哪怕只教出一个好学生,也值得了。当然,金先生的好学生不止一个人。 9 o; _) Y9 W8 y2 \, I/ b
   金先生是研究哲学的,但是他看了很多小说。从普鲁斯特到福尔摩斯,都看。听说他很爱看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侠传》。有几个联大同学住在金鸡巷,陈蕴珍、王树藏、刘北汜、施载宣(萧荻)。楼上有一间小客厅。沈先生有时拉一个熟人去给少数爱好文学、写写东西的同学讲一点什么。金先生有一次也被拉了去。他讲的题目是《小说和哲学》。题目是沈先生给他出的。大家以为金先生一定会讲出一番道理。不料金先生讲了半天,结论却是:小说和哲学没有关系。有人问:那么《红楼梦》呢?金先生说:“红楼梦里的哲学不是哲学。”他讲着讲着,忽然停下来:“对不起,我这里有个小动物。”他把右手伸进后脖颈,捉出了一个跳蚤,捏在手指里看看,甚为得意。 2 r) y% [4 k( b; }: g& D
   金先生是个单身汉(联大教授里不少光棍,杨振声先生曾写过一篇游戏文章《释鳏》,在教授间传阅),无儿无女,但是过得自得其乐。他养了一只很大的斗鸡(云南出斗鸡)。这只斗鸡能把脖子伸上来,和金先生一个桌子吃饭。他到处搜罗大梨、大石榴,拿去和别的教授的孩子比赛。比输了,就把梨或石榴送给他的小朋友,他再去买。 ) ?" M3 ~6 j" }5 y; J( |+ T" d
   金先生朋友很多,除了哲学家的教授外,时常来往的,据我所知,有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沈从文,张奚若……君子之交淡如水,坐定之后,清茶一杯,闲话片刻而已。金先生对林徽因的谈吐才华,十分欣赏。现在的年轻人多不知道林徽因。她是学建筑的,但是对文学的趣味极高,精于鉴赏,所写的诗和小说如《窗子以外》、《九十九度中》风格清新,一时无二。林徽因死后,有一年,金先生在北京饭店请了一次客,老朋友收到通知,都纳闷:老金为什么请客?到了之后,金先生才宣布:“今天是徽因的生日。”
3 ]# R  f" b! Y  g5 D4 @   金先生晚年深居简出。毛主席曾经对他说:“你要接触接触社会。”金先生已经八十岁了,怎么接触社会呢?他就和一个蹬平板三轮车的约好,每天蹬着他到王府井一带转一大圈。
" m0 J) T$ r  h: T5 y( t. ^0 k, E5 z3 O   我想象金先生坐在平板三轮上东张西望,那情景一定非常有趣。王府井人挤人,熙熙攘攘,谁也不会知道这位东张西望的老人是一位一肚子学问,为人天真、热爱生活的大哲学家。
! I/ W- ?& A- F( }9 f   金先生治学精深,而著作不多。除了一本大学丛书里的《逻辑》,我所知道的,还有一本《论道》。其余还有什么,我不清楚,须问王浩。 7 r# b) ^3 x3 @# e9 l1 f
   我对金先生所知甚少。希望熟知金先生的人把金先生好好写一写。
3 x$ C! G# i6 t0 b# L+ @2 ~   联大的许多教授都应该有人好好地写一写。
+ U9 t  l) C0 d$ g1 B1 e; V
                           1987年2月23日 9 N7 }' v( E' x+ b4 W0 A, [7 X8 r) i& Y
                & C4 W2 s  y3 G' W
- A) |9 g. K5 A
【金岳霖的名言】
& u/ b  M. O# j3 y1 e: @# J
3 x6 y/ ^* Z6 N7 @( N+ E  这一两年,说金岳霖的文章很多,金先生的专业一般人都不了解,大家感兴趣的是金先生的人生。金先生是老牌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于他后来的转变,许多人觉得很难理解,因为以金先生的过去推断他后来的转变,这中间缺乏合理的逻辑过程。胡适当年就说过“……政权已很成功的做了一件不可能的事,就是将这一位最倔强的个人主义的中国哲学家的脑给洗干净了?还是我们应该向上帝祷告请准许我们的金教授经过了这样屈辱的坦白以后可以不必再参加‘学习会’了?”(《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第6册,2293页)也就是说,金先生的转变是在压力下做出的。对金先生的变化,他的学生王浩有一个说法,大意是说,一个人一生中如果只追求一个目标,比追求两个目标要有收获,而金先生却追求了两个目标。王浩的话比较委婉,他实际是想说金先生后半生的学术贡献不大,因为金先生早年的学术风格消失了。金先生是一个很风趣和有幽默感的人,他一生中说过许多有趣的话,在西南联大时,有一次学生请他讲小说和哲学的关系,他讲完之后的结论是小说和哲学没有关系。50年代北京大学请艾思奇讲演,批判形式逻辑,艾思奇讲完后,金先生就说,刚才艾先生的讲话完全符合形式逻辑。这些话在许多回忆金先生的文章中都提到过,但这些还不是我想说的金先生的名言,我想说的金先生的名言是他28岁的时候说过的一段话,当时他在《晨报·副镌》上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优秀分子与今日社会》,是参加当时由蔡元培、胡适发起的关于“好人政府”的讨论的。金先生在这篇文章中说了这样一段话:“与其做官,不如开剃头店,与其在部里拍马,不如在水果摊子上唱歌。”当时金先生有一个看法,说是希望知识分子能成为“独立进款”的人,所谓“独立进款”,简单说就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这话听起来很简单,但却不是谁都能做到的。特别是在今天,对于从事自然科学的知识分子来说,做到“独立进款”的条件大体已具备了,因为他们要真有本事,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对于从事人文科学的知识分子来说,他们学会的那点办报办刊办出版社的本事,就不能像自然科学研究那样,想干就干,他们还得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工作,他们还很难成为“独立进款”的人,这实际才是当代文人的尴尬处境。现在有些文人能靠写文章养家糊口,是比过去强了,但这和真正的“独立进款”还不是一回事,这一点文人不能糊涂,大家也不能糊涂。“与其在部里拍马,不如在水果摊子上唱歌”,这是一种人生境界,不说更远大的理想了,在今日,能实践金先生这个早年的愿望就很不容易。 0 C+ |& v. W3 u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