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70|回复: 2

[小说故事] 【转】不羡鸳鸯只羡仙——读《柳毅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6 08: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羡鸳鸯只羡仙——读《柳毅传》
“我不问前世,也不求来生,更不怨此生身为百无一用的读书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变作那云外传信的鸿雁,迢递示警的狼烟,一步一步,跋山涉水,只为你山盟已逝,锦书难托。”
    一个是文齐福不齐的白衣书生,一个是音书寄无凭的洞庭公主。一个在陆上,一个在水中,共同浸润了洞庭水乡的滋养,却在某一年,怀着不一样的心事,初识于京城长安附近的泾阳河畔。
云水茫茫,泽畔独行,正一腔忧闷难诉,偏一隅憔悴如斯。儒生柳毅科举不第,只好回乡暂作打算。功名无望的书生向外寻不到人生的位置,开始向内思考自我的意义。冥冥中他忽然记起,似乎有个同乡就在附近,也许多年未通音讯,也许在乡里不过是点头之交,仕途的失意却让柳毅对这个同乡产生一种共鸣,不知独在异乡的他近况可好?
途中风云突变,马嘶鸣、鸟惊心,连着六七里烟尘四起。待尘埃落定,天地澄明时,柳毅逢着一位牧羊女。她看上去那么娇弱,神情又那么忧伤,清丽得如同水中走来的女子。她一身气质与艰苦的农活如何相配,定是别有隐情。顾不得唐突佳人,柳毅壮着胆子问她,为何这般辛苦?女子唏嘘流涕,将自己的身世委婉道出。原来她是洞庭龙君的小女儿,许配给泾阳龙君的次子。谁知琴瑟不谐,丈夫受婢女迷惑,喜新厌旧,待她不善;公婆溺爱儿子,不仅不为她做主,还罚她到人间作放羊的苦工。
世人常用貌若天仙,赞美绝色女子,可天仙究竟什么模样,又有几人真正知晓?柳毅是幸运的,他今天见到了真正的神仙,龙宫一位高贵的公主。
文言向来惜字如金,本传奇与《虬髯客传》写红拂女出场的容貌描写一致,一句“有殊色”,便让读者瞬间领会到它的用意所在。红拂女若无天人之姿,只怕难有夜奔的自信和勇气。而假使这位小龙女貌若无盐,或者年届半老,只怕柳毅早与她擦身而过,来不及窥探她的心事;又或者,他在洞庭湖传罢讯息,便可安心退场,自去经营他的琴棋书画和柴米酱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从古到今因美女引发的风波,小则乱家,大则祸国。年轻貌美总是要让故事费些周折。与其说是红颜祸水,不如说是仁义之士在人生道路上必然面对的修行考验。
此时的小龙女褪去公主的光环,嫁作他人妇,得不到夫家的善待,与一名善良柔弱的女子何异?美人垂泪,万丈豪情都将化作绕指柔。而柳毅纵有再深的怀才不遇之感,如何能无动于衷,忍心她去学那北海牧羊的苏武?
沧海月明珠有泪,传说南海美丽的鲛人泣泪成珠,眼泪又得“珠泪”这一美称。珠泪的魔力有多大?孟姜女哭于长城之下,有倾城之决绝;杨贵妃梨花一枝春带雨,有倾国之娇媚。然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黛玉流尽了眼泪,便香消玉殒,化作潇湘妃子栖身仙宫。这眼泪虽珍贵,终究免不了一世薄命。
凭眼泪寻求帮助的阶段,又教我蓦地想起《史记》里有关魏公子信陵君的一幕经典场景——如姬为公子泣。深宫最受宠的妃子求助于举国最出众的男子,却又掩面哭泣,半句话也说不完整,引得一代贵公子随即调兵遣将为美人效力,数日内献上杀父仇人的首级,幸不辱命。后来,如姬为了报恩,用后半生的现世安稳作赌注,盗出魏王的虎符,成全了信陵君窃符救赵的佳话。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08: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说魏无忌帮助如姬,多少属于举手之劳,也多少掺杂了利益之需,那么柳毅对于小龙女,可谓拼尽一己之力且施恩不求报了。英雄救美,总会引人多方联想,可柳毅怎么看,都不是个标准意义上的英雄。英雄者,总让人想起力拔山兮气盖世,或者壮志饥餐胡虏肉,再不济也当冲冠一怒为红颜。那金戈铁马、万夫莫当的所向披靡,还有君临天下、万国来朝的贤明威仪,才是世人心目中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再观柳毅,科举不中,身无长物,正是“三尺微命,一介书生”的落魄之时。当他遇到境况更悲惨的小龙女,他浑然忘却自己之不幸,一缕侠骨柔肠将他牵绊。他知道,面前的凄艳女子是身分高贵的龙宫公主,只因遇人不淑而一时困于浅滩。他虽是凡夫俗子,却也饱读诗书,虽无匡时济世的机缘,也怀着一颗见义勇为之心。他一口应承小龙女的请求,千难万险他也甘之如饴了。
君子一诺,重于千金,柳毅日夜赶路,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回到家乡,顾不得一路风尘,到那八百里烟波浩淼的洞庭湖,完成佳人的托付。他根据小龙女的提示,找到洞庭湖南面的大橘树。《晏子春秋》有言:“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是说它习性奇特,只有在南国生长才能结出甘美的果实,若迁徙到北地,就只能结出又苦又涩的枳实了。洞庭湖位属古时的楚地,南国多橘,橘树更是楚地风物的代表,热爱国土的象征。楚人屈原赞它是后皇嘉树,受命不迁。洞庭龙君选用楚地颇具气节的植物作为出入龙宫的凭证,恐怕也是看重橘树的高洁品性吧。
柳毅无心像我这般对着这株大橘树抒发故国之思,他最焦急的是救人。他解下腰带,在树上敲了三下,片刻就有龙宫的武士出来迎接。柳毅虽然文弱,行动却很谨慎,在未确定对方身分前,不敢把小龙女的遭遇道出,只说是拜访龙王。
水底龙宫的布局陈设像极了人间帝王的楼宇宫殿,作为神族的居所,似乎比人类的建筑更为富丽堂皇。仅仅从建筑材料就可见一斑:白璧作殿柱,青玉作台阶;珊瑚装饰床,水晶串成帘;门楣嵌着琉璃,屋梁缀着琥珀。一派绮丽幽深,难用人间语言描绘。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饱读诗书的柳毅见了这般仙境,似乎只是印证了先人所言不虚,志怪文章里纵横恣肆、奇幻夸张的语言原来呈现的是眼前这般美轮美奂的场景。也许是早在白宣墨迹中目睹了世外仙境的美妙,此时的他并未头脑发热或者自惭形秽,忘记此行的初衷,而是始终谨守礼数,等待小龙女的父亲——洞庭君的出现。
洞庭君是一个仁慈贤明的龙王,对待人间平凡的书生,完全没有掌权者的架子,反而以礼相待,问他怎么会来到偏僻幽深的龙宫?可知人为万物之灵,虽然力量薄弱,却因有德行、有礼教,可以受到世间一切生灵的敬重。柳毅这才放心地把小龙女受虐*待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听得洞庭君老泪纵横。
消息传进了宫里,惊动了洞庭君的兄弟钱塘君。这是一位脾气火爆、嫉恶如仇的龙王,曾在尧帝时代,一怒造成人间九年的洪灾,现在被关在洞庭君处受罚。在柳毅和洞庭君谈话之际,他怒起而飞,天地为之色变,他化作千尺赤龙,激起雷霆万钧,云腾雾漫,冲向水上青空。这般雷厉风行、目空一切的气势极具震慑力,柳毅再如何稳重自持,此刻也惊恐地匍匐倒地。洞庭君亲自安抚,告诉柳毅不会受到伤害,设酒宴答谢他一番苦心。
宴会正在进行时,钱塘君已经顺利救出小龙女。在一片和乐的氛围中,柳毅隐约看到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天生丽质,衣着华美。她似喜还悲,似忧还怨,红烟、紫云在身边缭绕,朦胧得像梦中的场景。一缕香风拂面,那女子袅袅婷婷进了后宫。柳毅一阵失落,她朦胧得就像梦里徘徊的倩影。洞庭君告诉他,这是在泾阳受苦的小女儿回来了。
不久,钱塘君也化作人形向柳毅致谢。洞庭君问他救人的经过:“所杀几何?”“六十万。”“伤稼乎?”“八百里。”“无情郎安在?”“食之矣。”几番节奏紧凑、句式简洁的问答,就把钱塘君所向披靡、勇武果决的脾气勾勒出来。人们常以龙喻天子,称天子之怒为“伏尸百万,血流千里”,而这真正的龙王发怒,岂不比人中君王更为撼天动地,令万物震悚?
龙宫也似人间,龙宫也是恩怨分明、知恩图报的神裔,柳毅在龙宫受到万般礼遇,大小酒宴不断,洞庭君、钱塘君以及宫中所有人都向他献出宝贝,表达谢意。柳毅百般推辞后也坦然接受。心直口快又说一不二的钱塘君趁着三分酒意,向柳毅提出一个“非分”的请求,他自作主张要把刚救回来的侄女许配给柳毅。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08: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按照一般才子佳人的小说,这样的情节设置当是作者为男女主角安排的最妥帖的结局。而当我们满怀大团圆结局的期待时,柳毅却做出一番惊人之语。他认为,钱塘君是以拿龙王的威风强迫他娶妻,大丈夫最重要的就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怎么可以轻易屈从?他柳毅自称义士,收到龙王的厚礼已是有违本意,又怎能再高攀公主,成为一个一味索取回报的势利小人呢?
圣贤书上的大道理说得再多,终究只是闯不过心里那一关。小龙女如今是文君新寡,丈夫因柳毅而死,还间接造成生灵涂炭的灾难,在这种情形下,两人会有结合的幸福吗?何况,受难归来的她还没来得及感受亲情的温暖,又怎么忍心她再度离家,让千疮百孔的心面对又一场未知结局的婚姻?说到底,柳毅对自己没有信心,更没机会问一问她的心意。
柳毅以一段义正词严的高论拒绝钱塘君的美意,将一份辛酸埋在心底。临别之时,洞庭君的夫人和小龙女为他送行,夫人看着失之交臂的东床快婿心中万分不舍,感叹着以后再无相见日。筵席中,他望见小龙女柳眉深蹙、茶饭不思的模样,离愁别恨黯然销魂。他忽然明白,他以凡人之身插手神族家务事,一路不辞辛劳,难道就没有一丝对佳人的眷恋吗?而她那般郁郁寡欢,难道不是为擦肩而过而伤感吗?此地一别,当真是仙凡殊途,后会无期。
初见时的戏言犹在耳畔:“他日你回到龙宫,可不要回避不见我这个信使。”原本是水到渠成的姻缘,却由柳毅亲手断送,他成全了所有人,唯独辜负了自己。可是他对钱塘君的言论已是覆水难收,若是反复无常,也叫龙宫上下都小瞧了。
人总免不了在人情与天理之间纠结、取舍,以理胜情的,是君子;以情胜理的,是痴人。柳毅从见到龙女的第一眼,就已不知不觉坠入这场情网,然而他懂得,什么是道义,什么是礼法。既然不经意间走上这条孤独之路,那只有勇敢地走下去。
怀着难以名状的惆怅,柳毅回到了人间。他不是观仙人下棋的王质,回到家中已是百年之后,沧桑变迁。柳毅的人生还要继续,他还要为了家族精彩地生活下去。卖掉了从龙宫带来的宝贝,他成为一方富贾。他先后娶了两任妻子,却都在新婚时去世。莫不是受了什么诅咒?否则以柳毅的为人,怎么会缘浅福薄,到头来成了孤家寡人?第三段姻缘悄然而至,有媒人殷勤地给他介绍一位卢姓女子,家世清白,前年出嫁后不多时就守寡,她母亲想再给她找一位有德行的男子成婚。
心底某一个记忆忽然被触动了,如此相似的境遇,像极了她。他忽然忆起一个云中雾里的相逢,云雾的那一头有位伊人总是蹙着娥眉,叫人怜惜。只是不知重回水底的小龙女过得可好,是否再嫁作她人妇?只得叹一声,恨不相逢未嫁时。
倘若,柳毅真的遇到待字闺中的小龙女,是否还有这般传递书信的机缘,让他们有彼此接触、了解的机会?可见,世事的变化不是一言两语说得清的,既然走到这一步,再想那些个如果也是枉然。
他同意了这桩婚姻,三媒六聘把卢家小姐风风光光娶进门。他又怎知,是小龙女放下龙族尊贵的身段,变作凡人,只为与他结一世姻缘。她是那样卑微,又那么小心翼翼,以至面对柳毅的试探,她都不敢承认自己的真实身分。等到有了孩子,卢家小姐、当年的小龙女,才确定柳毅不会再次拒绝自己的情义,才敢把实情告诉郎君。最后,她还是忍不住问他,当初你拒绝我们的婚事,是真的不愿意呢,还是一时义愤?
原来柳毅一生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只有小龙女才是他命中注定的妻,尽管这条路,他们不经意转了太多的弯。若没有小龙女主动往前走这一步,恐怕两人真的要抱憾终生。可见即使天意难违,也要借助人为才能成事。
面对妻子的疑问,柳毅怕也是很难回答清楚。当初泾阳初识到龙宫一别,他不是没有动心,只是这份情愫尚不足以坚定他娶妻的决心,再加上钱塘君的威逼恐吓,让他不得不以礼义为先,置个人私情于不顾。我无意把柳毅拒婚的行为看得太高尚,只希望后人可以借鉴他的经历,在道义和自我之间选取一个平衡。
不管怎样,缘来时躲不掉,既然他们最终还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柳毅一生福寿双全,还做了神仙,不能不说这是他平生坚守仁义信诺修来的福分。
终于,我也明白,有一种长久叫神仙眷侣,有一种幸福叫不羡鸳鸯只羡仙。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