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19|回复: 2

冷枪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 17: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好蛋 于 2019-10-7 22:08 编辑
2 u( b" z# L7 R9 D3 t
) @$ E. v) z! {8 i lqz01.jpg
' E( M4 ]$ l) `" w6 x/ }$ y! _* C5 j( a: T
  讲个小故事,叫《冷枪战》。+ z. X+ w/ q8 h9 |! I. _5 Z0 N9 B! R
  大家问了:馒头嘛,有冷的,有热的,这枪还有冷的热的吗?没听说过。
' E9 @7 i' E- {6 g  好!你们没听说过,那就听我说。3 I3 [% h. w* |$ [; l; ]
  前沿阵地静悄悄的,忽然这里“叭”的一声枪响,接着那里又是“叭”的一声枪响。“叭叭叭叭……”简直是一支交响曲。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前沿阵地要变成音乐厅了。咱们阵地上“叭”的一声枪响,敌人阵地上“扑”的一声人倒,打敌人个冷不防,这就叫冷枪战(即狙击战)。
( D5 t3 N/ X6 \" d2 P: H( B: E. ~- p  一九五二年秋天,朝鲜前线的一个阵地上,有一段战斗间歇,咱们志愿军跟美国侵略军;山头对山头,相隔不过二三百米。鬼子一举一动,志愿军都看得一清二楚。有一天,几个鬼子闷得慌了,钻出工事,扭着屁|股跳起舞来。这可把志愿军给气炸了。有个战士举起步枪,“叭”,一个胖鬼子跌了个倒栽葱,骨碌骨碌顺着山坡往下滚。跟胖鬼子拉着手跳舞的是个瘦鬼子,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乐得拍手大笑:“胖子滚皮球啦!精彩表演,免费招待。”
7 O/ }2 I$ u* w7 a lqz11.jpg : F2 k- p- Y0 n1 C- r( I/ }1 Q9 U
  他正喊得带劲,“叭”,他自己也免费见“上帝”去了。
9 V9 d  f4 e4 a9 n) w: |- M9 D. _# _+ f  另外几个鬼子这才如梦初醒,谁还顾得首看“精彩表演”,一窝蜂地滚进工事去了。9 u7 i. o6 n$ `$ e! ~" m
  “报告,胖子,下,下山了……。
5 A8 f8 Q$ n1 R) f+ x  L  “报告,瘦子,上,上天了……”
4 {. O: w1 P( q, r( f! V& p, \  他们说了半天,才把事情说清楚。* ~! h# q; c- r5 d/ s4 t& o% m
  鬼子连长听得不耐烦,手一摆,说;“去,去,你们这些胆小鬼!”4 ]$ s, \4 `# h; F9 o! y
  “是,是,请长官亲自察看。”( J$ i1 }0 ?! W( R8 v5 t- N( p
  哎呀,鬼子连长这下可给“将”了“军”了,没办法,只得打肿脸充胖子,亲自去察看了。
. |( M: c& X/ r' d1 O/ N* m  他哆哆嗦嗦地刚把脑袋瓜伸出工事,就“哎哟”一声大叫,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死了吗?没有。志愿军这一枪可打得妙了,不上不下,不左不右,正打中鬼子连长的鼻子,从此大鼻子就变成小鼻子啦!7 Q; s0 n+ [  P7 N5 B
  咱们志愿军的冷枪战,就打这开始。这个班,那个排,全打起冷枪战来。老战士的枪法不用说,就是新战士也练出了一身硬功夫。打得鬼子不敢轻易走动,没办法走出工事来。$ r4 K/ f* i' r" M
  鬼子的日子不好过!工事外面,空气新鲜哪!可是谁舍得用一条小命来做一次深呼吸呀?工事里面呢,没几天就有了点味儿,不到半个月,臭气冲天。鬼子拉屎拉尿全在工事里,工事变成大粪坑了。
% u0 B3 Z5 U/ o. ]7 C% X  鬼子连长的条件顶好,整天戴着个口罩,口罩上还洒了香水,可是就这也挡不住那股臭气。他火了,命令士兵挖一条交通沟。- L5 }" Y$ W: E1 J7 p
  白天挖,不成,夜里挖,费劲。叮叮叮当当挖了七八天,交通沟给挖成了。交通沟有多探呢?人往里面一站,肚脐高出沟沿有半尺。鬼子懒呀,马马虎虎就交差了。+ c! _' e3 k1 _3 Y! c3 u% k
  这样的交通沟,挖起来省事,走起来可就费事了。双手着地,拱着个屁*股,这哪是走呀,明明是爬嘛,爬着爬着,腰酸了,爬着爬着,腿疼了。一个鬼子受不了啦,“妈呀,这是跟乌龟赛跑,还是跟蜗牛竞走啊?”
% i+ @! \1 E+ p8 l1 N! H  他受不了啦,霍地站了起来。正想松动松动筋骨,“叭”,枪又响了……7 l: x$ K; `  h+ Q8 E+ _
lqz21.jpg
$ B+ i5 j& m+ ?6 w9 U8 y; |" s  这事儿惊动了美国的‘军事专家’,他们研究来,研究去,研究出一个对付冷枪战的战术来了,叫“连爬带跑战术”。在交通沟里爬一阵,猛地跳起来跑几步,然后卧倒,喘上口气,再爬一阵,再猛地跳起来跑几步……
/ Q5 k) w& B  K5 O0 C1 b  这个“连爬带跑战术”,倒还真有点儿灵验。志愿军战士看见对山交通沟里猛地跳起个鬼子,正想开枪,他跑了,刚把枪口移过来,他又躺下了。+ @) f2 m. r3 p- i: K6 n
  可是,到了第三天,“连爬带跑战术”就失灵了。咱们战士摸清了底细,就对着鬼子的交通沟定下一排儿十几个射击点,子弹上膛,等着打现成的。好!鬼子躲过第一个战士的枪口,有第二个战士在“恭候”他,躲过了第二个战士的枪口,有第三个战士在“欢迎”他。7 I6 j9 L. Q# ~2 B- @% T
  就有这么一次,一个矮个儿鬼子跟一个高个儿鬼子,一起出来执行任务,矮个儿在前,高个儿在后。
; c, S, ~2 w' N, W  爬呀,爬呀,矮个儿说:“老哥,我吃不消啦!”- E, A3 `; Y& {8 d2 H" V
  高个儿说:“我受不了啦!”
, R" Q9 \3 G+ C+ f, H5 w  矮个儿说:“咱们试试‘连爬带跑战术’吧!”; Z7 ]9 s: n2 D
  高个儿说:“试就试吧!我喊口令:一、二、三——”
. |, u5 O, N5 i% z: v8 K  这个“三”字刚落音,矮个儿跳起来就跑,高个儿呢?他鬼得很,趴着一动投动,他心里说:“你老弟要找死,我可不奉陪了。”
5 d0 |0 O: n* E, o, ]9 m# b4 k    不出高个儿所料,“叭”,矮个儿完了,高个儿大叫一声:. y8 E/ P* u, w" r7 r$ o# T
  “不好!”就想往回跑。他给自己喊口令“向后转,向后转……”喊了半天也没能转过身子来。怎么啦?交通沟不但浅,而且窄。他趴在地上象匹大洋马,怎么转得过身子来呀!总算他急中生“智”,先坐了起来,一个仰天倒,这才转过身子,爬回工事去。他爬一步,念一声“上帝”。哪里知道,“上帝”放过了他,鬼子连长可没放过他。鬼子连长瞪眼睛吹胡子的,说:“去,把矮个儿拖回来!”+ z) J; T5 I; V; L8 `( X% N3 }7 [
  高个儿脸发白,心发慌,浑身发抖,他在交通沟里爬了半天,才爬到矮个儿的尸首旁边,抓住矮个儿的一条腿往回拖。不行,拖不动!他拿了根绳子,一头拴在矮个儿的脖子上,一头拴在自己的腰杆里。不成,也拖不动!这下,高个儿冒火了,跳着双脚骂起来,这一跳嘛,倒省事啦。“叭”,他倒给矮个儿“拖”走了。
/ U' [+ \* ?, u  “连爬带跑战术”破了产,美国军事专家气炸了。“志愿军能打我们的冷枪,我们就不会打他们的?”
, U; }. Q3 X5 h/ a$ t  第二天,鬼子也朝着咱们阵地打起冷枪来了。乒乒乓乓打了一整天,够热闹的,战果“辉煌”,算起来很方便,零!志愿军的交通沟四通八达,挖得又深又宽,人来人往,全不碍事。5 {/ z: ~4 {+ o# ^4 m
  志愿军指战员们笑着说;“哟,鬼子挺虚心嘛,向咱们学习了。”
; ~1 E6 V  W. V2 q  话是这么说,其实也真在发愁呢。打这以后,鬼子整天不露面,怎么收抬他们啊!得想个办法。
. Z; @( u: ~; Y& f: i4 e( [2 N/ `  一天,一个斜眼睛鬼子发现志愿军阵地上一个山坳里,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头戴军帽,身披大衣,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大摇大摆地走过来,这里指指,那里点点。斜眼睛乐了,“啊,看来是志愿军的营长。”
3 Y, a/ E. A8 @- _+ j lqz22.jpg , z' M7 T+ Q( A- v* z; p
  斜眼睛马上把枪一举,打了吗?没有。他想:“我这一枪打死志愿军一个营长,功劳不小,可得找个人证明证明。”
9 c' q& c4 E$ b7 \% g  他找来个什么人?歪嘴巴。歪嘴巴一看,乐得直叫,“什么营长?起码是个团长。”2 [0 s9 y' r/ L7 @+ m! j
  歪嘴巴举起枪来就要打。打了吗?没有。他的枪给斜眼睛夺过去了。斜眼睛把眼睛一斜,说;“这是我发现的,有你的份吗?”9 M  P, P0 j8 U) Q% \% Q
  歪嘴巴把嘴巴一歪说,“你打你发现的营长去,这个团长可是我发现的。”* C$ s; r" _: i1 I" q
  两个鬼子谁也不让谁,枪没打成,打起架来了。这一打不要紧,可把鬼子连长引来了。?“什么营长、团长,依我看,不拆不扣是个军长。快把枪给我!”  N4 s% P/ C$ e6 I
  没话说,两个鬼子都把自己的枪给了连长。& `% R3 d* R7 n2 @- g1 w, w- a$ g
lqz23.jpg ! A- W2 U6 A& n+ x. S5 K( J" r1 x
  “哼,凭你们枪法,能打中他?看我连长的!”鬼子连长说着,把枪举起来。
* N, [- \5 V% ?) t5 B  这回该打了吧?没有。鬼子连长心想:今天该轮到我出风头了!,立刻叫斜眼睛和歪嘴巴去传令:“全连紧急集合!”2 i/ Z  J# b4 e5 u/ }$ D, D
  鬼子四面八方爬过来,虽说没到齐,也来了个八九成了。鬼子连长这才举起枪来,“叭”,打了一枪。
' V. U& c+ V" p4 g% _& C1 Q  “扑——”鬼子连长说的那个志愿军的“军长”应声而倒。5 O9 F1 C9 h$ o+ p$ H
  这可把鬼子连长乐坏了:“怎么样?我练的好枪法,百发百中,这回,我该升官了,营长,不够!团长,马马虎虎。”7 m! V! I7 c8 R9 d
  那些当兵的也乐了,一个个从交通沟里伸出脑袋来看热闹,你挤我,我挤他,有的笑,有的叫;“OK,OK!”
  m7 F( k& M7 q) _3 S$ G* E% m& u; n+ {  就在这工夫,志愿军阵地上枪响了,这回可不是用步枪,步枪来不及打呀,用的是机枪,“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那么多鬼子送到枪口上来,不客气,全收拾了。6 L9 E; s/ h( _) J
  那末,志愿军不是也牺牲了一个人吗?大家放心,那是个稻草人,戴的军帽,披的大衣。一个叔叔在交通沟里牵着它,大摇大摆走来走去,一听到山对面枪响,马上把它一摔,就是这么回事。那末,那顶军帽一定给打了个窟窿了?也没有,好好儿的,只是掉在地上,沾了点灰。那个鬼子连长好枪法,他打的那一枪,子弹离军帽有五,六公尺远呢。: A9 f8 j. C. o  V4 u
; U/ N+ Z: I( D, U7 {1 L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 17: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兵(儿童文学作家)
9 J% S0 D: ?+ J" z9 f* h9 Q  鲁兵(1924年-2006年1月5日),原名严光化,浙江金华人。首届韬奋奖获得者。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既是编辑又是儿童文学作家。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中国散文诗协会会员,上海诗词学会理事、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幼儿读物研究会会长。曾任少年儿童出版社编审。  w2 U" C* W, P* h
lubing01.jpg 4 x. T! ~, z/ S5 R! {+ a
  个人履历
9 P7 n" o- N1 e; ~7 k9 [  中文名:鲁兵8 J0 a) K, d, o& I
  别名:严光化
: I2 n* r" }* ^; O# ?, R1 @/ T  性别:男
% v4 K8 @. Z$ W( n- s3 g  国籍:中国
3 K! }7 M" \" V' Q. J  民族:汉族2 D, g1 a  b7 ^0 B1 T
  出生地:浙江金华
. d8 x- h& s; {  出生日期:1924年6 f. K  F1 B! p) ?" [* A
  逝世日期:2006年1月5日
1 Z2 w7 J+ l7 p: T7 d+ V& y  职业:编辑,儿童文学作家$ c  e6 Z8 b8 S, p) r
  代表作品:《唱的是山歌》,《小猪奴尼》
! L+ {6 C$ v2 I2 a. h, l
7 }  y& y1 B1 c8 k4 F. N  个人其他信息
. M" {/ h2 ~/ l  c, g8 @  原名严光化,笔名鲁兵(1946年起用,见上海《文汇报》、《新民晚报》)、严若冰(见四十年代自编油印刊物《岑风》,又见《中国儿童时报》)、严冰儿(见1946年《中国儿童时报》、1948年上海《大公报。现代儿童》)、大哥、阿难、难(均在1946至1949年用)、古为今、严霁、沙采、何真、顾喻今(均是解放后用,见《小朋友》等)。7 R" i- T" z1 R$ B1 v$ ~
  1945年入浙江大学。1949年3月参加浙东游击队,6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1954年回国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m. W+ w3 X& N+ h
9 E7 h, Y# H3 W# b
  成就与作品2 N3 B, U; Z& C' v3 J( t3 `. `
  鲁兵编辑过《中国儿童时报》、《童话连篇》、《小朋友》、《365夜》(故事)、《365夜儿歌》、《365夜谜语》等儿童读物。他还写了不少优秀作品。如《唱的是山歌》(获全国第二次儿童文学评奖一等奖)、《老虎外婆》(获全国儿童读物优秀奖)、《小猪奴尼》(获儿童文学园丁奖的优秀作品奖)。他还节编了古典文学作品《水浒》、《西游记》、《说岳全传》,改写了《小西游记》、《包公赶驴》等。9 j+ A, F  e1 j# f6 o" A
  鲁兵先生最重要的儿童文学主张是:儿童文学是教育儿童的文学。上世纪八十年代,他率先提出了"儿童文学就是教育儿童的文学"的观点,一时之间在儿童文学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赞同者有之,批驳者有之,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观点引发了一场关于“儿童文学到底是什么样的文学”的大讨论。+ s( T  c5 C1 c: Z3 A; `
  2006年1月5日,鲁兵先生在上海逝世,享年82岁。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 17: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延龄(上海美术家协会儿童美术艺委会主任)# b  T- y5 q5 G( p
  朱延龄(1937.6—) 别名胡涛壬,浙江湖州人。1956年毕业于上海艺术师范。8 A6 f% k5 D1 f" g7 k# s9 N
  历任少年儿童出版社美术编辑、美术室主任、总编辑助理,副编审。1992年任上海画报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中国美术家协会儿童美术艺术委员会第一副主任,上海美术家协会儿童美术艺委会主任。出版有《百花仙子》、《芭蕉扇》等儿童读物绘本二十余册,长篇连续漫画《小豆子》等。8 k4 Z3 l5 v# U) H4 `
zhyl1.jpg
1 D4 t0 y8 Y9 ~0 y) G( [) B( o- c* E5 N7 T; h7 t/ g, N  }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